十大“文物重器”讲述首都公园的前世今生

时间:2019-06-01 09:5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人民网北京5月28日电(池梦蕊)记者从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获悉,自5月18日《园说——北京古典名园文物展》在北京首都博物馆开幕,已有近4万名参观者慕名来欣赏公园里的“老物件儿”。据统计,5月18日至26日(5月20日、27日周一闭馆),共8天。展览参观人数39871人,讲解70场次,服务近3000人。

不少公园的“铁粉儿”对景山、北海、陶然亭等的花草树木如数家珍,而通过此次名园文物展,可以近距离欣赏到颐和园“清宫第一榻”之称的紫檀嵌珐琅云龙纹七屏式罗汉床、华士胡博绘慈禧油画像、北海公园阅古楼石刻拓片、天坛公园五色瓷祭器,以及公园历史图片、历史门票等珍贵文物、历史资料。在参观中,从园林与北京城市格局,园林及水利、水系的关系,园林与公共文化生活等新的角度,见证不同历史时期的都城风貌,更深入地了解北京园林的历史文化、敬天尊祖的古老文化、中华礼乐文化、名人书法文化。

据了解,展览共汇集北京古典名园文物近200件以及数十件档案资料品,向广大观众全面展示北京古典名园蕴含的悠久历史、杰出的艺术价值和多元的功能,以及在新时代北京城发展建设中承担的政治、文化及生态等载体功能,充分阐释北京公园在弘扬优秀文化遗产与建设生态文明事业中发挥的积极作用。观众可以通过率先领略公园十大“文物重器”的前世今生,一起穿越古典名园的春夏秋冬。

言之以礼,必不离器。《园说》展览精选了天坛公园馆藏的祭祀礼器、乐器等文物精品,希望通过展品所折射出的礼乐文化内涵,让更多的观众体悟到中国古代先民敬天尊祖的古老文化和天人合一的朴素思想。

【五色祭器】

在展厅中央有五组独立展柜,展出的文物是来自于天坛公园的五色瓷祭器和铜祭器。这些祭器用来盛放祭品和祭酒。

清帝退位以后,坛庙祭祀制度被废除,部分坛庙文物后来交由坛庙管理事务所集中管理。新中国建立后,1951年坛庙管理事务所改组为天坛管理处,部分清代列入国家祀典的坛庙祭器,由天坛统一管理。

北京的“九坛八庙”是皇朝祭祀礼制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生动反映了中国古人敬天法祖的传统思想观念,其中天坛在坛庙礼制建筑中等级最高,天坛冬至祭天大典也是清代祭祀礼制大祀之首。

祭器的造型最早来自于远古先民的日常餐具。最初,只有石头、木头、竹子等质地。随着生产技术的发展和社会等级制度的完备,祭器的造型质地开始趋于精美和多样化。

按照古制要求,祭器必须严格遵循“礼神者必象其类”的原则,按照祭祀对象和等级的不同一一对应相应的颜色。展厅里的蓝色、黄色、红色、月白色的祭器就分别是用来祭祀天、地、日、月,这是中国古人的习惯将思想理念的内核通过实物外化的典型代表。外化形式多种多样,礼器的颜色、形状,建筑的形状规制、色彩等等,蓝色象天、黄色象地、红色象日、月白象月,圆形象天象日也象月、方形象地等等。天圆地方也是思想内核外化的典型表现。

【铜鎏金编钟】

在展览的第四单元《百年公园旧貌新颜》部分,有一枚来自天坛的明代铜鎏金编钟,因为身世坎坷给人印象最深。

编钟为明代造,铜质鎏金,是演奏中和韶乐的主乐器。编钟一组16枚,但是天坛目前仅存此一枚。1900年“庚子事变”中,天坛斋宫、神乐署、库房内的陈设、器件大部分遗失,乾隆朝精铸器件全部部被八国联军掠走,这枚编钟被一名叫道格拉斯的英军少校带到了印度,作为战利品存放在军官俱乐部里。1994年,在编钟被掠走近百年之际,印度陆军参谋长乔希上将来华访问,向我国交还了这枚编钟。印度军方为安全护送这枚珍贵的编钟回家,还特意按照中国样式,制作了一只精美的木盒,在底座上记录了这枚流失海外编钟的经历。国家文物局为此专门组织有关专家对编钟做了鉴定,确认这枚编钟为明代所制,形态完美,工艺精湛,鎏金匀称,为国内罕见,标定为国家馆藏一级文物,移交天坛保管。

颐和园送展了70余件展品,其中4件文物堪称本次展览中的精品,深受观众喜爱。

【兽面纹三牺尊】园说“最古老”的文物

位于第三单元起始位置的兽面纹三牺尊,距今有3000多年的历史,为商代时期青铜祭祀用礼器,体型硕大,是本次展览中历史最悠久最古老的文物。其器物表面以兽面纹为主要纹饰,突出于底面,形成浮雕形式,主纹以外的空间刻满精细的几何形底纹,作为一个独立的层次起着对主纹的烘托作用;在主纹较宽大的部分又有阴刻下去的线作为形体刻画的补充,使得整件器物层次分明,异常华丽,这种多层次的装饰被称为“三层花”工艺。据清代史料记载,这件兽面纹三牺尊在慈禧太后万寿庆典时摆放颐和园排云殿二宫门前的露陈墩上使用的,充分彰显出皇家的威严。

【青玉乾隆御题云龙纹瓮】园说“最大”的玉雕文物

围观: 9999次 | 责任编辑:admin